AD
首页 > 资讯 > 正文

患病老夫妻一同投河,儿子哭诉“父母是为给我们减轻负担啊”

[2019-07-11 09:27:45] 来源:本站 编辑:小小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原标题:患病老夫妻一同投河,儿子哭诉“父母是为给我们减轻负担啊”“我们甚至都来不及尽孝。”张胜利说着,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。网络配图12月2日下午,张胜利的父母张大国、杨明珠的遗体在安徽六安城郊的淠河被发现,这时距离两个老人从六安市人民医院出走已将近3天。经当地警方勘察,两人

  原标题:患病老夫妻一同投河,儿子哭诉“父母是为给我们减轻负担啊”

  “我们甚至都来不及尽孝。”

  张胜利说着,

  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。

  网络配图

  12月2日下午,张胜利的父母张大国、杨明珠的遗体在安徽六安城郊的淠河被发现,这时距离两个老人从六安市人民医院出走已将近3天。

  经当地警方勘察,两人死亡排除刑事案件可能。

  寻找张大国夫妇的寻人启事贴在河岸边

  沿着亲水绿道往上游走上几公里,新安大桥附近的路灯上贴着几张寻人启事,内容正是寻找这对已故夫妇。

  寻人启事上写着:

  杨明珠53岁,身高1米65,身穿粉红色睡衣,脚穿拖鞋,患有骨髓纤维化。

  张大国52岁,身高1米78,上身穿黑色羽绒服,下身穿黑色秋裤,患有急性肾脏综合征。

  两人于11月29日晚从六安市人民医院上出租车,在海心沙售楼部下车至今未归。

  11月底夫妻先后患病、双双住院

  过去3个多月,这对五旬夫妻相继检查出患病。出事后,两人手机均已丢失,也未留下只言片语。

  弟弟张胜利说,今年9月份,母亲总是容易头昏,去医院检查后以为是贫血,输了几次血后不见好转,后来六安市人民医院将检查报告送到合肥,查出来是患有骨髓纤维化。

  11月底,父亲感觉腹胀,检查后发现是急性肾脏综合征。

  之后父母双双住进六安市人民医院,兄弟俩也闻讯从外地赶回。哥哥照顾母亲,弟弟照顾父亲。

  深夜支开儿子从医院出走

  张胜利说,11月29日晚上,母亲说哥哥三四天都没有睡好觉,让哥哥骑车回家好好休息。

  当晚10点多,胃口几天来一直不好的父亲说想吃东西,他连忙下楼去买。想到医生嘱咐不能喝水不能吃硬东西,张胜利想着给父亲买碗豆花。谁知回来后,他发现父亲不在病房,晚上的药也没有吃。

  张胜利以为父亲去母亲的病房了,找过去一看母亲也不在。

  同房间的病友说,其母接了一个电话便出去了。张胜利通知了哥哥,同时反复给父母打电话,发现两人都已关机,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当晚,张胜利在医院和周边一带遍寻不到父母,跑去查看医院的监控录像。监控录像显示,父亲从自己病房所在的大楼走到母亲病房楼下,两人碰面后没有多说话,一并走出大楼。

  ▲监控视频里,两位老人依偎着在河边马路上走着

  发现遗体

  第二天,兄弟俩又前往当地公安部门调看监控。监控显示,11月29日晚,父母乘坐一辆出租车,在距离医院大约3公里多的淠河边下了车。

  哥哥张胜明说,亲戚们闻讯也赶到六安,大家连续多天沿河寻找。直至12月2日中午,有亲戚在淠河边发现异常,下河一看果然是张大国,岸边也有杨明珠的拖鞋,“我们就怀疑是爸妈一起轻生了。”

  随后大家通知警方,两人遗体被打捞上岸。

  出租车司机当时已经发现有些异常了

  张胜明说,后来他们通过监控找到了当时载父母到河边的出租车司机。

  据出租车司机回忆,张胜明父母上车后说去淠河边,之后一言不发。司机见夫妇俩穿着秋裤、拖鞋,就问他们是不是有啥事。两人表示马上会有人来接他们,司机才没有多想。

  张大国夫妇就是在这里下的出租车,距离他们被发现的地方有几公里远。▼

  为了给孩子减轻负担

  在旁人眼里,张大国是个性情刚烈的人,他在村里很受尊敬,自尊心强。近几年目睹两位兄长先后因病离世,或是导致其走上轻生道路的原因之一。

  对于父母的选择,张胜利告诉记者,最近一段时间心情很复杂,自己可能会一辈子生活在对父母的愧疚中。他和哥哥都觉得,父母这样做,“是为了给我们减轻负担”。

  出事后这几天,

  兄弟俩一遍遍回忆父母住院前后的细节。

  “想删掉。”哥哥张胜明又有些舍不得。他的手机里,保存着新安大桥路边监控探头拍下的一段视频——事发当晚10点50分左右,灯光下,父母依偎在一起,在路边慢慢走着。

  弟弟张胜利说,他反复看了这段视频,母亲好像拉了父亲一把,“我妈肯定犹豫了一下,但我爸看起来很坚决”。

  兄弟两人说,父亲的性格比较“刚”,做出轻生决定的很可能是父亲。平时家里有啥事,母亲都随父亲,都听他的。

  一直担心儿女的家庭

  9月份我们就准备回来陪我妈看病,被我爸吼了,他说他照顾我妈,让我们好好工作,直到父亲也病了,才没再反对。

  哥哥张胜明和妻子都在浙江打工,妻子刚刚出门打工一年,两个人都是生产线上的工人,每月各有三四千元收入,平日还要租房子。

  弟弟张胜利去无锡打工五六年,收入也差不多,弟媳妇年底就要生产,所以回家待产。

  虽然也有所担心,他和哥哥还是劝父母安心养病,别想太多。

  关于父亲的病情,张胜利说,医生曾与之交流过,说这个病并非绝症,但治疗会持续一两年,可能会产生慢性糖尿病、血栓等并发症。

  “我妈身体难受,我看着心酸,她也不怎么说话。”张胜明说,母亲表面看起来很正常,跟病友还有说有笑的,一想到自己的病情又掉眼泪,一直念叨两个儿子都回来了,各自的家庭怎么办,家里没收入了怎么办。但从她的话语里,并未听出有轻生的想法。

  张胜利说,父亲刚办住院时,由于病房满了,只能住在医院走廊的病床上。因为腹腔积水呼吸困难,他吃不下饭也不太愿意说话。

  一对恩爱的普通夫妻

  张胜利告诉记者,住院后,身体本已十分虚弱的母亲走路都需要人搀扶,看到父亲被病痛折磨的一幕,当时就泪崩了,孩子们只好将母亲从父亲病房带离。

  两个儿子之后回想,父亲住院的三四天时间里,一直睁着眼睛不说话,也不知在想什么,“他是个很深沉的人,不会在我们面前表现得沮丧。”

  “他们那种恩爱,就是普通农村老夫妻的爱,没有过多的话,都体现在行动上。”在张胜利记忆中,父母从来没有争吵过。

  “我们重心都放在治病上面,没有从患者本身角度去思考。”张胜利说。

  直到父母出事,张胜利才意识到,也许父母住院时就在想轻生的事情,“怪自己心不够细。”他坦言,当时心想的都是怎么给父母治病,是不是转到合肥治疗会好一些,还想过找中医试试看能否对母亲的病有点效果。

  张胜明说,因为住院时间不长,父母治疗费用只用了一两万元,暂时没有涉及到新农合报销,他们还安慰父母别担心钱的事。

  兄弟俩猜测,父亲不用微信,父母不住在一栋楼也没时间聊天,可能是趁他们不在病房的时候,打电话和母亲商量好这件事,不然他们不会直接下楼打车去了河边。

  然而,两个儿子再也无法知道其中的细节。父母没有留下只言片语,事发后,连平时使用的手机也一直没有找到。

  他们为我们做了这么多,我们都还来不及孝顺他们。

  弟弟张胜利记得,小时候,自己身上曾长过一个瘤子,父亲抱着他一边往医院跑一边哭,“这应该是他(父亲)感情最外露的一次。”

  为了他和哥哥,父母花16万修了这栋房子,为两个儿子操办婚礼,平时还要辛劳工作补贴家用,直到今年上半年才还完外债。

  虽然张胜利和哥哥也经常问父亲有没有钱用,时不时往家里寄钱,但父亲总是让他们不要挂念家里、好好工作。“查了一下他的工资卡里面只剩5000元了,我们都感觉很心酸。”张胜利说。

  ▲张大国给两个儿子修的婚房

  网上有评论说“孩子不孝”

  海潮村村支书陈华丽说,自己在村里干了35年,网上说孩子不孝那些话不能听。她说“夫妻俩可恩爱了,两个儿子也孝顺,大儿子在医院后楼服侍他爸,小儿子在医院前楼服侍他妈。”

  出事后,张大国的四嫂聊起去医院看望夫妇俩的情景。她说,11月29日白天,她和张大国的小儿媳妇前往医院。“他(张大国)跟我说没事,让我把小儿媳妇带回去,说完就把头扭到一边不睬我了,我在门口看着他,他也不理就让我们走。”回想这一幕,她觉得,张大国当时就有点不对劲了。

  “他选择自杀,两个哥哥先后走了肯定对他有很大影响。”张大国的四嫂告诉记者,张大国的三哥患有胃癌,发现时候已是晚期,无法治疗,回家一两个月后就走了。张大国四哥常年患有肝病,后转为肝癌,三哥刚走了两年,四哥也在去年病情加重去世。

  她还称,十多来年,自己丈夫治病全靠两个儿子在外打工往家里寄钱,虽然有新农合医保,但家里还是欠下快20万元外债。张大国选择这条路,想必是担心自己和妻子治病时间太久,拖累了两个儿子。

  “生活还得继续,但可能会一辈子愧疚”

  张大国夫妻俩离世,让海潮村许多村民唏嘘。大家都感慨,这对夫妻太为子女考虑。

  张胜利说,网上的评论他不在意,但自己可能会一辈子生活在对父母的愧疚之中。父母选择这样离开,“我又气又恨心情复杂,但他们选择这条路都是为了我们。”

  来源:澎湃新闻

  新晚报综合整理

  你会喜欢

  责任编辑:

查看更多:父母 父亲

为您推荐